赤裸相对 我戒不掉与主妇的激情
发布时间:2011-3-16 15:57:41 | 来源:互联网

  一个是有家室女子,与一个有家室男子,跨过家庭与婚姻界限,当她们赤裸相对时,戒不掉的婚外情拉开序幕,赤裸的爱,婚外的情,该如何停止?

  我和梁冰(化名)已经认识很久了。第一个半年,我们仅仅是相识;第二个半年,我们是好友;第三个半年,我们做了出轨成了性友……一直以来,我和梁冰都在“分手”和“更进一步”之间徘徊。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,早就找好相伴到老的伴儿,明知道没有结果,却依然选择了开始。

  平淡的婚姻激情的外遇

  两年前,因为工作关系,我认识了梁冰,他在一家和我们单位有业务来往的公司里上班,是个部门经理。坦白说,第一次见面时,风度翩翩的梁冰就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他谈吐大方,幽默风趣。我是个不大喜欢应酬的人,该说的话说了,该敬的酒敬了,然后大多时间是沉默,听别人说。也许我的安静引起了梁冰的注意,从那次饭局,他就开始对我关注起来。

  今年是我和老公婚的第十个年头,一家三口的生活安详舒适。我和老公的婚姻经历过甜蜜期、磨合期、乏味期,现在已经进入相对稳定的平淡期。虽然我们有很深的感情基础,但结婚这么多年,再深的感情也平淡了,两个人之间的谈话时不时会流露出不耐烦,说一遍听不见的话,就懒得再说第二遍,如果对方问,第二遍重复肯定不耐烦。夫妻之间的默契不再是心有灵犀,而是多年的习惯使然,是彼此常年互相克制和忍让的结果。

  我们很容易就会争吵起来,吃饭、睡觉、应酬、老人、孩子、钱……几乎所有的问题都能成为争吵的理由。吵的时候非常气愤,“离婚”的念头无比强烈,可吵过就吵过了,晚上还会没事似的亲热,第二天可能会因为同样的事再吵。有时候我会很困惑——我们都打算为对方付出一生,为什么不可以容忍彼此的一时?

  婚姻里再也得不到新鲜东西时,面对新的诱惑就难免会心动。我对梁冰有一种潜意识的好感,也许他英俊的外表和丰富的内涵符合我心中“完美”的标准,这种好感让我不但不排斥他的接近,有时还会制造机会去接近他。

  我想梁冰也是同样的感觉,因为交往的过程中,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是勉强不来的。半年试试探探的接触后,我们成了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。

  感受新的恋情承受道德折磨

  梁冰和我同岁,老婆时尚漂亮,8岁的女儿也是个标准的小美人儿。

  从开始做朋友我就感觉,和梁冰之间肯定不会仅仅是朋友这么简单。明知道两人有可能会迈出有悖家庭和道德的那一步,却控制不住朝那个方向滑下去,两个年近不惑的中年人,在感情面前依然像青春期的莽撞少年。

  做了半年朋友后,我和梁冰之间的感情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。我们彼此都明白,再做朋友就是自欺欺人的游戏了,于是,我们的关系开始变得暧昧。在这种甜蜜和酸涩交织的感觉中,我和梁冰就像两根带电的电线,想靠近,但怕擦出火花,引发一场大火,烧毁我们各自的家庭,于是只好让这些电,点亮一盏盏暧昧的灯。

  从开始我就没想过要放弃家庭,和梁冰走到一起,没想过要他给我任何承诺。我们虽然彼此情愫暗涌,却都不是没数的人,我和他都不会改变各自婚姻的存在方式,也不想伤害彼此的家人。然而,十年如一的生活就像一件厚厚的盔甲,胳膊腿的都想偷偷出来透透气。

  任何事情发生质的改变往往只在一瞬间。那天和平时没什么两样,我和梁冰谁都没打算让两人的关系会踏进渴望又惧怕的情人领域。然而事情就是发生了,而且发生得有点匪夷所思。

  那天中午,在单位谈完公事的我们出去吃饭。梁冰说他知道有家饭店做的川菜很地道,便开车带喜辣的我去吃。等红绿灯的时候,我看见外面阳光明媚,行人如织,眼角的余光看见梁冰俊朗的侧面,忽然很想亲吻他。然后我扭头,却碰上他同样渴望的目光……

  那天我们没吃成川菜,而是到宾馆开了房间。赤裸相对的时候,我们没有任何尴尬,也没有情欲的疯狂,就像一对多年的夫妻,温柔而细腻地缠绵。

  我是打车回家的,因为从宾馆出来的时候已经黄昏,到了下班回家的时间,我没让梁冰送。路上,我的心情异常平静,没有兴奋,没有愧疚,只是一种淡淡的倦怠和疲惫。我想:如果生活止于感受,而不是为了某种感受去做什么,那就好了。

标签: